Intel 低调收购的晶片商 eASIC,背后带来的价值是什幺?

英特尔(Intel)正积极挥军资料中心市场 AI 应用,在本週举行的 Data-centric Innovation Summit 上,首度对外谈及刚购併的晶片 eASIC 公司的效益。

Intel 收购晶片商 eASIC,补足 FPGA 晶片战力

Intel 7 月中收购硅谷晶片公司 eASIC 后,併入 Intel 研发 FPGA 晶片的可编码部门(PSG),Intel 没有对外公布收购金额,仅表示金额不大。根据 Crunchbase 资料库, eASIC 进行过 9 轮融资,总额度为 1.39 亿美元。外界也预估购併金额不会超越 3 亿美元。

2015 年,Intel 才以 16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球第二大 FPGA 商 Altera,随即成立现在的可编码部门(PSG)。对比有史以来最贵的收购金额,同样併入可编程部门的 eASIC 显得渺小,购併案也没有激起太多讨论火花 ,但这个团队对 Intel 来说却是至关重要。在这次的 Data-centric 大会,Intel 清楚向外界点出收购案背后带来的三大重要意涵。

    满足 FPGA 客户端的降低成本与能耗需求(Cost and power reduction path for FPGA customers)。让 ASIC 客户端可降低 NRE 费用与产品上市时间(Lower NRE cost and time to market for ASIC customers)。提供一种规模化技术,这个技术是 16 奈米、10 奈米到 7 奈米製程的 FPGA 产品降低成本的路径(Scalable technology to provide pathway to cost reduction for 16nm / 10nm / 7nm FPGA product)。

前面两点主要在于解决客户痛点。

在多元硬体加速晶片种类中,同属专用晶片的 FPGA 与 ASIC 常拿来做比较。若单纯以效能来看,ASIC 是一种为了某种需求订製的专用晶片,在吞吐量(Throughput)与延迟与功耗等表现都优于 FPGA。

但 ASIC 晶片的演算法是固定的(ASIC 设计製造后电路就固定无法改变),也就是说,若使用了 ASIC 加速某种类神经网路演算法,后来别种演算法更优异,也无法变更,这些投资就浪费掉。

而 FPGA 的优点就是可以重新编码,可以配合不同的演算法做不同的设计(不需要更改硬体设计,直接透过升级软体改变晶片硬体功能)。

结构化 ASIC 能够节省一半的 NRE 费用和设计时间,eASIC 解决了 ASIC 设计複杂、费用高昂等障碍,降低了 ASIC 的进入门槛,同时解决了 FPGA 静态泄漏和高功耗的问题。

而且以产业现状来看,随着半导体製程不断前进,越来越複杂的晶片製程,也让 NRE 费用水涨船高,甚至呈指数级上涨,而 ASIC 晶片要达到大规模,才有可能降低生产成本,也因此对于初始投入资源没有太多、不愿冒险的厂商来说,可能一开始就使用 FPGA 替代 ASIC。

FPGA 面临强敌,赛灵思新产品刚问世

从 Intel 2017 年第二季财报来看,可编码部门(PSG)还是个小事业体,5.17 亿美元的营收贡献比起最赚钱的资料中心(DCG)部门 55 亿美元,18% 的季增成长性也不比资料中心的 27% 表现。

不过,英特尔执行副总裁暨资料中心事业群总经理 Navin Shenoy 指出,「对比 2017 年的 70 亿美元,PSG 在 2022 年将为 Intel 带来 80 亿美元潜在的市场规模(TAM)。」

但这 80 亿美元,可不是仅有 Intel 独享,还有 FPGA 的发明者,全球第一大厂赛灵思(Xilinx)等厂商。赛灵思今年推出一款研发 4 年耗费 10 亿美元的产品 Everest,并且採用台积电 7 奈米技术,而赛灵思的市场与 Intel 瞄準的资料中心及 5G 市场完全重叠,而且,不断创新的赛灵思近年财务表现非常优势,对于并非技术创始者且是透过购併获得技术的 Intel 来说,要如何说服更多客户採用?甚至能成为市场领导者?

而另一方面,微软 Azure 正是 Intel FPGA 的资料中心重要客户。微软由 Intel FPGA 晶片打造出名为「Project Brainwave」的深度学习加速平台要让 Bing 搜寻服务更即时更聪明。

而且对于微软来说,Bing 并不是单纯的搜寻引擎而已,而是微软最重要的 AI 计画,因此可以说,微软要用 FPGA 对抗 Google TPU。而微软也传出要自行研发 FPGA 的消息,以上对于 Intel 来说都是一场硬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