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王花环实验小学 实践卑南文化传承

「老人问,为什幺受教育越高的孩子离自己的文化越远?」南王花环实验小学校长洪志彰说,听到这样的话他无言以对,但他透过编撰卑南族文化课纲,「把文化活在生活中」。

2018 亲子天下教育创新共创会今天于台北文创举行,众人聚焦「适性学习」主轴,透过开放空间会议及创新短讲,共同分享讨论教育创新提案中,各种可能的行动方案。

初为台东日语传习所卑南社分教的南王国小成立于 1896 年,是东台湾原住民正式接受新式教育的开端,也是历史非常悠久的原住民学校,于民国 105 年更名为南王 Puyuma 花环实验小学。

南王Puyuma花环实验小学校长洪志彰「久将」今天在共创会短讲中以「我的教育梦」为题分享,听过很多老人说,为什幺受教越高的孩子离自己的文化越远,「我听到这样的话其实无言以对。」

Puyuma意旨卑南族 10 个部落中的南王部落,古语中 Puyuma 有集中团结之意。花环为台湾 16 族原住民族中,最能突显卑南族的穿着服饰特徵,任何重要场合包含婚丧喜庆,为族人戴上花环表示尊崇之意。

「假如教育是让人越来越远离自己的文化,那是教育的不正义。」久将认为,「把文化活出来,课程其实只是一种媒介,更重要的是文化该如何让孩子成为卑南人应该的样子:头戴花环身穿族服,在祭典中唱自己的歌、跳自己的舞」,这才是最真实的期待。

久将所谈的创新教育,是让卑南族学校教育成为卑南族成长的一部分,他指出,创新课程的设计,是与部落耆老、学校老师及诸多专家们,花一年时间把卑南族文化课纲细目写成教案来执行,「举凡卑南族先贤、小米文化、卑南图文之美、狩猎文化、土地信仰等,希望学生从自身的生活中学习,把文化活出来。」

久将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说,南王花环实验小学有部分的课程在教室,但多数时间在户外执行或进行田野课程操作,还有拜访地方耆老以及参加祭典,透过这些生活中非常自然的方式,让孩子了解生活的这块土地上最深层的文化。

「创新教育与文化传承其实并不冲突」,久将强调,从熟悉的文化中习得知识能力,从传统的东西学到主流的课程,这样孩子不仅可以更认同自己,同时也兼具双文化的能力。

「自己戴花环是认同自己,别人替你戴上则是一种肯定。」久将说,实验教育重新设计课程时,需要庞大有能力的人才投入,能力是整个实验教育迫切需要,而人是最重要的核心,他衷心期盼台湾能成为打从心底真正尊重他人相互欣赏的多元社会。

南王花环实验小学 实践卑南文化传承